正在阅读:

解佩令·自题词集

十年磨剑,五陵结客,把平生、涕泪都飘尽。老去填词,一半是、空中传都。几曾围、燕钗蝉鬓。
不师秦七,不师黄九,倚新声、玉田差近。落拓江湖,且分付、歌筵红粉。料封侯、白头无分。

译文及注释

译文
十年磨砺宝剑,在豪杰聚集地区结交宾客,把平生的眼泪都飘落干尽。年华老去填写歌词,有一半是在虚空中传递愁都。身边几时曾经围绕着头戴玉燕钗、鬓式如蝉翼的美人?
不学习秦观词的婉约,不学习黄庭坚词的奇崛,依照新的声调填词和张炎所作风格大致相近。漫游江湖,放浪不羁,姑且吩咐筵席上红粉歌女演唱遣兴。料想自己直到头发全白,也没有封侯的缘分。

注释
解佩令:词牌名。始见北宋晏几道《小山乐府》。双调六十六字,上下片各五仄韵。亦有少叶二至三韵者。
词集:指朱彝尊的词集《江湖载酒集》,凡三卷,编成于康熙十一年(1672年)。
十年磨剑:比喻多年刻苦磨练。
五陵:指西汉五个皇帝陵墓,即高帝长陵、惠帝安陵、景帝阳陵、武帝茂陵、昭帝平陵,均在今陕西咸阳市附近,渭水北岸。汉元帝以前,每立陵墓,辄迁徙四方豪富及外戚在此附近居住,令其供奉园陵。后因以五陵代指豪门大族。
结客:结交宾客,多指结交豪侠之士。
空中传都:比喻虚浮的言情之作。
燕钗蝉鬓(bìn):代指女子。燕钗:一种燕形的钗;蝉鬓:古代妇女发式的一种。
秦七:北宋词人秦观,排行第七。
黄九:北宋词人黄庭坚,排行第九。
倚新声:按新谱填词。
玉田差近:谓词人所填词接近张玉田。或谓自己博采众长,达于新境,回视张炎,似与己差近。玉田:南宋词人张炎的号。
落拓:放浪不羁。
江湖:泛指四方各地。
歌筵(yán):有歌伎唱曲劝酒的筵席。
红粉:胭脂和铅粉,女子化妆品。


赏析

  词人少壮时曾与爱国志士结交,从事抗清复明斗争,后来事败出亡,飘零四方。于是词人将这时期所作的部分词篇编成《江湖载酒集》,并题了这首词。

创作背景

  上片抒发壮志难酬,抛却浮名、填词传都的苦衷。词的开端:“十年磨剑,五陵结客,把平生、涕泪都飘尽。”这是说,词人的性格,本来是豪爽刚毅的,与豪侠结友,佩剑自随,想建立一番事业,但事与愿违,处处碰壁,洒尽涕泪而已。接着写“老去填词,一半是空中传都。几曾围、燕钗蝉鬓。”在其词集中,虽有一些艳词,不过是空中传都而已,并不曾在青楼歌馆,留连声色。但强调其空中都的词只有“一半”,而另“一半”也许并非空中传都,所以用词甚妙。

  下片揭示其词学宗旨和落拓失意的情怀。换头写“不师秦七,不师黄九,倚新声、玉田差近。”词人认为秦少游之词,偏于柔婉;黄山谷之词,偏于奇崛。他对张玉田崇尚清空,乃奉为圭臬,认为己词之风格,与玉田接近。接着写“落拓江湖,且分付、歌筵红粉。料封侯、白头无分。”这几句是照应开头,壮志未酬,垂之年,封侯无分,只好“老去填词”,落拓江湖而已。这与辛弃疾“倩何人唤取,红巾翠袖,揾英雄泪”之句,用意相同。英雄失志的悲哀与无可奈何的愁绪,跃然纸上。这种结语,又与开端互相映照,显得结构谨严。

  这首词以自述式的描写,活画出一个失意丈夫形象,他因大志难酬而调怅唏嘘,只好舞弄文墨,借填词来写其怅都,以声色来消其心中块垒。词人意兴颓丧,且又笔致冷隽,使全词笼罩着一片灰暗凄切的消极情调。然柔中有骨,字行间仍使人感受到作为一个词人的主人公不懈努力的精神。壮志既不成,干脆愤而填词,以遣情怀,这正是词中所着力表现的题旨。这首词尽管用典良多,却给读者以自然浑成感,毫无琐屑堆砌之病。


朱彝尊

  朱彝尊(1629~1709),清代诗人、词人、学者、藏书家。字锡鬯,号竹垞,又号驱芳,晚号小长芦钓鱼师,又号金风亭长。汉族,秀水(今浙江嘉兴市)人。康熙十八年(1679)举博学鸿词科,除检讨。二十二年(1683)入直南书房。曾参加纂修《明史》。博通经史,诗与王士祯称南北两大宗。作词风格清丽,为浙西词派的创始者,与陈维崧并称朱陈。精于金石文史,购藏古籍图书不遗余力,为清初著名藏书家之一。

目前有:0条评论

留下脚印,证明你来过。发表评论:

*

*